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中央五台节目表 > 正文

毛泽东三顾特园访张澜

来源:东南卫视节目表 编辑:cctv5节目表 时间:2018-04-08

1945年8月,在日本宣布投降,抗战胜利后仅两个星期之内,蒋介石接连三次发电报到延安邀请毛泽东到重庆商谈国是,毛泽东为争取和平,毅然决然地飞赴重庆与蒋进行谈判。

8月28日下午,重庆九龙坡机场。3时半,北边远处高空蓦地出现一个闪光的小点,随着引擎声渐响渐近,不多时,一架绿色军用飞机,便稳稳地停落在跑道上。参加欢迎毛泽东的重庆各界人士代表立即围了上去。

机舱打开了,在一阵热烈的掌声中,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第一个出现在舱门口。他一边脱下拿破仑帽(又称考克帽),高举着,轻轻挥动着,向欢迎人群致意;一边满面笑容,频频颔首,徐徐走下舷梯。走在他身后的是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周恩来。周恩来的后面依次是中共中央秘书长王若飞,美国驻华大使赫尔利和国民党军事委员会政治部长张治中将军等。五人下机站定,欢迎者紧步上前。中共工作人员、时为《新华日报》负责人之一的乔冠华走到毛泽东身边,介绍毛泽东与大家见面。

正当乔冠华逐一介绍时,毛泽东忽从拥挤的人群中认出了蓄着飘飘银须的张澜。毛泽东便不顾乔冠华在替他挨次介绍,自己走到张澜跟前热情地伸出厚实的大手,笑容满面。

张澜(1872—1955),字表方,汉族,四川南充人,清末秀才,中国民主革命家,时为中国民主同盟中央主席。当下,身着麻灰色旧布长衫的张澜,见魁梧奇伟的毛泽东撇开围挤的人群向自己走来,只觉得眼前一亮,立即疾步趋迎,握住毛泽东那壮实刚劲的手掌,满脸笑道,“润之先生好!欢迎您光临重庆!”

“大热天气,你还亲自到机场来,不敢当,不敢当!”毛泽东亲热道,睿智的目光饱含敬意地望着这位眉宇清肃、气骨刚正的“川北圣人”。

“应该的嘛,您奔走国事,才真是辛苦了!”

“哪里,哪里!”

两位虽然素未谋面,却是神交已久,就此寒暄开了。

乔冠华走了过来,要向毛泽东介绍他人。毛泽东会意,只得松开紧攥着张澜的手说道:“改日长谈。”语气恳切而含深意。

重庆谈判在两个层次上进行:一个是两党最高领导人毛泽东和蒋介石直接交换意见;另一个是两党谈判代表周恩来、王若飞与张群、邵力子、张治中等人之间的磋商。

在渝期间,毛泽东与蒋介石共会面11次,大多是在公开场合;但两人有几次重要的会谈都是秘密的,有时甚至没有任何其他人在场。

重庆谈判从开始至最后达成协议历时43天。这43天,毛泽东就一直为国事奔波于三会:谈判会、茶话会、宴会,不亦忙乎!

8月30日,即毛泽东飞渝的第三天下午,送走前来红岩村拜访的郭沫若夫妇后,毛泽东没有忘记前天在机场对张澜“改日长谈”的许诺,决定和周恩来一道驱车特园,拜访住在那儿的为人所敬重的这位张表老(因张澜字表方,时人皆敬称其为表老)。

特园,园名来自园主鲜英。鲜英,字特生,乃四川西充县人。幼年读私塾,熟谙经史,早年曾入四川陆军速成学堂学军事。1912年,张澜任川北宣慰使时,使署配备了一个支队(相当于团)的武力,张澜委鲜英为支队长,时杨森、刘湘均是他的部下。此后鲜英被选送北京陆军大学深造并毕业于该校,曾任袁世凯总统府侍卫官。国共十年内战后期,他同张澜、钟体乾代表四川省主席刘湘同中共代表李一氓在成都达成联合反蒋抗日的秘密协定,其后就一直紧随张澜共同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殚精竭虑,奔走不暇。

特园建于1931年,位于嘉陵江南岸上清寺,占地约20余亩,住宅面积7亩半左右,正房是三层楼房,大小20余间,主楼名“达观楼”(鲜英书斋名,以此命名,可想见其性格),前后是花园。此宅依山傍水,结构谨严,布局典雅,居室宽敞,庭院深静,景色秀丽宜人。

抗战时期,鲜英常年居家于特园,对来重庆的社会各界人士热情招待,使特园成为国民参政会历届参政员聚首共商国是的场所。

那一天,在毛泽东来园之前,周恩来已派人来关照:为安全起见,我们不坐客厅,就在表老卧室谈话。张澜、鲜英一听这话,脑子里立即便浮现出一个个特务的影子来,不禁佩服周恩来想事周到。原来,这特园早为国民党特务所忌恨,并对它进行严密监视。从中共代表团住址曾家岩50号“周公馆”到上清寺特园,相距也不过一二里之遥,沿途却摆设了不少“香烟摊”、“修鞋摊”、“担担面挑子”等。为安全计,那天周恩来决定多带几个警卫人员。

那天下午,钟打了3下,汽车在特园门口停下,张澜和鲜英早已伫立在门口迎候了。张澜、鲜英不敢在大门口久待,随即就将贵客迎入特园,四人边走边谈,不觉来到二门口,毛泽东忽然站定身躯,仰首观看门额上一块匾(此匾现存于红岩革命纪念馆),只见上书“民主之家”四个大字,不禁对着它口中喃喃:“民主之家,民主之家,这里确是一个民主之家啊!”又觉得这一笔隶书,清劲秀逸,再看落款处,霍然入目乃是冯玉祥之大名,便笑对张澜道:“冯将军行伍出身,能写得这样一笔好字,不简单啊!既武既文,亦俗亦雅,不虚儒将风范。此公现在是我们的朋友了。”

张澜笑道:“是啊,冯将军也是我们民盟的知己。”特园的主人鲜英接着介绍道:“毛先生,因为表老住在这里,民盟总部亦设在这里,各界人士共商国是、聚会、宴请也常在这里,贵党董必武先生乃赠此徽号。冯玉祥将军间来作客,听到这名称后,欣然命笔写了这块匾。郭沫若先生还为之题诗呢。”

毛泽东笑道:“原来这是董老题的名,还有郭沫若先生的诗,那加上冯将军的书法,也堪称三绝了。”

毛泽东的话引得主、客彼此相视大笑。

这“民主之家”有段前史。1938年年底,周恩来、董必武抵达重庆后,周恩来便请董老去特园当面同鲜英商量,中共为同各界人士共赴国难,需要有共商国是的场所,特园倘能提供这样的方便,当是最理想之处。鲜英爱国情殷,立即答应了。从此,中共方面的重要人士在重庆或偶来重庆工作的同志都到过特园,都曾经是特园的嘉宾。周恩来、董必武、吴玉章、王若飞和邓颖超等中共代表团成员更是这里的常客。周恩来来的次数尤其多,有一个时期,几乎天天都来。除此,国民党的元老、大员、要人和地方势力人士也都曾是特园座上客。

由于以周恩来为书记的中共中央南方局借重特园广泛开展活动,广大进步人士为坚持抗战、争取民主,纷纷团结在中共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旗帜下,致使特园形成胜友如云的热烈场面。加之鲜英待人接物优厚多礼,有孟尝君之风,于是宾至如归,出现了“座上客常满,樽中酒不空”的盛况,从而誉满山城。

这是一个仅有14平方米的小房间。张澜到重庆,应鲜英邀请住此,但张澜素来简朴,不喜奢华,鲜英尊其意愿,不事铺张,只一床一桌几把椅子点缀其中而已。

张澜笑谓毛泽东道:“斯是陋室。”

毛泽东随口答道:“惟吾德馨,何陋之有!表老啊,你的人好、德也好,你是与日俱进啊!”

四人在笑声中坐定。毛泽东首先恭敬地向张澜转达了朱德总司令对他这位老师的问候。

相关文章:

栏目分类

主页

Copyright © 2002-2011 主页 版权所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