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中央五台节目表 > 正文

央视在台被禁播5年之后可能重返台湾

来源:东南卫视节目表 编辑:cctv5节目表 时间:2017-11-02

  从被禁播,到可能即将重返台湾,CCTV在台湾的命运也是两岸关系变迁的缩影

  国际先驱导报实习记者邓媛 记者晓德发自北京 在告别台湾整整5年之后,中央电视台(CCTV)正面临一个新的契机。

  7月2日,台湾“中广新闻网”引述台“新闻局长”史亚平的话称,目前当局对包括央视和凤凰卫视在内的两个频道采取“松绑”的态度,会核准其落地。第二天,《台湾经济日报》也表示,“新闻局”已开始研究拟定两岸电视台对等谈判的方案,目前正“一边审查凤凰案,一边研商两岸电视台开放对等谈判”。

  两岸和解的清凉之风,在直航和观光方面率先试水后,终于即将吹到电视和文化领域。而CCTV,作为一家拥有庞大资源的大陆电视台,此前已经在台湾遍尝快乐与辛酸。

  曾经是台湾的第18频道

  其实,台湾观众对CCTV其实一点也不陌生。早在1989年之前,央视的节目曾一度通过台湾的有线电视网进入到台湾民众的家庭生活中。

  “不过,当时采取的是‘并频’的方式,比如前12小时播放东森的节目,后12小时才是央视的节目。”东森亚洲新闻台总编辑、大陆采访处协理林天琼告诉《国际先驱导报》,央视最初并未以“全频”方式落地台湾。

  而对CCTV有着特殊情感的台湾前“新闻局长”赵怡则记得,上世纪90年代中期,台湾年代公司曾代理过央视4套的电视节目。不过,由于台湾那时的有线电视业管理比较混乱,年代公司的代理并没有经过当局正式授权。赵怡这样对《国际先驱导报》回忆当时情形:“央视第4套频道挂靠在台湾末尾的频道上,大概是第96台或者是第98台,而那时台湾总共就100来个频道。”

  2000年5月,离任台湾“新闻局长”之职的赵怡,开始了协助央视4套在台湾合法落地的努力。他访问大陆时,建议中央电视台副台长张长明向台湾正式申请落地事宜。“张长明回答说,好啊,放在边缘频道,还不如我们正式来申请。”赵怡说。

  也正是从那一年开始,台湾所有有线电视网络业者都同意置出一个频道作为央视4套的播放平台,这就是正式落地后的第18频道。由此,央视才真正开始在台湾“全频”播送。

  一些节目在岛内风行至今

  由于两岸长期阻隔,民众的收视习惯显然也有很大的差异,但这并没有太多地阻碍台湾民众收看央视的热情。作为极少数具有提供大陆资讯功能的频道,许多老荣民、台商和他们的家人都愿意通过CCTV的节目了解大陆的近况。

  与此同时,CCTV也不断调整节目设置,尽可能满足台湾观众的需求。1991年9月,中央电视台成立对台节目编辑部,专门负责针对台湾受众制作的电视节目。《天涯共此时》、《国宝档案》等一系列后来在台湾广受好评的栏目便出现于此。

  即使是后来央视4套所在的第18频道在台湾被停播后,原先受观众喜爱的央视著名栏目如《天涯共此时》等,仍借助台湾当地的合作公司“数位制作”,在中天电视台以单独栏目的形式继续播出。

  赵斌于2002年成为《天涯共此时》的一名编导,他告诉《国际先驱导报》,台湾观众对该节目的“寻亲”板块兴趣很浓,“或询问寻亲结果,或提供寻亲线索。”两岸很多观众,正是通过这个栏目找到了失散已久的亲人。

  谈及节目在台湾的影响,赵斌举了节目扩版的例子。“从2003年开始,《天涯共此时》正式改版,就是为了适应台湾观众的收视需要。”当时,节目时长由原先的30分钟增至45分钟。“我们的收视率一直在台湾媒体中处于中上等水平。”赵斌说,常有台湾民众打电话咨询节目各板块的播出时间,“他们经常会关注介绍中医中药的电视内容,了解大陆素食的情况,总之,台湾的观众对中国传统文化一直非常感兴趣。”

  台湾时事评论员江岷钦则对CCTV的人文类节目印象深刻。“即便央视在过去几年未曾在台湾落地,但它比较人文的节目,像《百家讲坛》,还有连续剧如《康熙帝国》、《雍正王朝》等都风靡台湾,收视率都非常高。”江岷钦说。

  停播事件轰动全岛

  但毕竟只是挂靠在台湾本地电视台名号下的播出,与真正的“全频道”播出显然不可同日而语。谈起五年前CCTV被禁播事件,曾一手帮助CCTV落地的赵怡至今仍倍感无奈。

  随着民进党正式上台,一切都变了。央视在台正式落地后的第三年,即2002年4月,台湾第18频道CCTV的信号戛然而止。

  赵怡回忆说,新的“新闻局长”上任后,在“立法院”立即受到了民进党“立委”的质询:“为什么我们要播大陆的频道?”一位台湾客家籍的“立委”更是“义愤填膺”:“客家人族群都没有专属的频道,为什么大陆可以?”赵怡表示,意识形态里把台湾电视按族群来安置专属频道,是经不起分析的。他认为,央视之所以能够在台湾落地,主要基于市场机制的考量,民间开辟的频道总归要考虑市场收视率,“有人看,当然要播啦!”

  但赵怡发现,虽然自己的解释有说服力,但当时的台湾当局是铁了心要阻止央视节目继续播出。“他们引用《两岸人民关系条例》中的法规,说不应该有一个全频在台湾播出。”

  在当年的台湾媒体上,本报记者发现,央视落地已经成了一起公共事件。类似“抢救中央台——学者、民代以民逼官”、“大陆中央台不复播,新闻局挨轰”等标题比比皆是。

  刚刚从华中科技大学新闻学院毕业一年的陈会君,曾在大四那年参加了学校组织的赴台交流活动。在台湾的半个多月,她得到了当地一户居民的热情款待。“他们的孩子想报考大陆的高校,但他们抱怨看不到大陆的电视节目,于是问了我很多高校方面的资讯。”她说,“其实,我感觉,台湾的很多家庭是很希望看到大陆电视节目的。”

  江岷钦则记得,央视在台湾停播后,“央视落地”的话题就成了一个“烫手山芋”。当时的“陆委会”和“新闻局”经常互相推搡,谁也不愿意插手管。“不让央视落地,并没有办法阻绝台湾民众对大陆的了解。所以执政当局是鸵鸟,自己把头埋在沙里面,自以为外面的世界就无法了解台湾,台湾就可以不必理会大陆的各种反应。”江岷钦直言,不让央视落地,“对台湾的经济而言是一种间接的伤害”。

栏目分类

主页

Copyright © 2002-2011 主页 版权所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