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厦门卫视节目表 > 正文

2005厦门卫视专访新党主席郁慕明

来源:东南卫视节目表 编辑:cctv5节目表 时间:2017-12-01

  采访地点:厦门会展酒店

  记者:《第一反应》 杨青

 
 
 

2005厦门卫视专访新党主席郁慕明

   

2005厦门卫视专访新党主席郁慕明

 
 
 

 

  记:抽丝剥茧,看透真相。大家好,欢迎收看《第一反应》。我们海峡卫视《第一反应》节目采访了非常多的两岸知名人士,今天的这一位非常的特别。几个月之前他在我们《第一反应》的台北演播室,通过视讯电话的方式向全亚洲的观众朋友表达了他对两岸关系的一些自己独到的看法,今天我们非常有幸再次的专访到了郁慕明先生,他来到了厦门,来到了《第一反应》的现场。郁主席您好

  郁:主持人您好,大家好。

  记:您七月份在大陆的访问叫“民族之旅”,当时我记得您说过,这次的“民族之旅”结束了以后,要带回台湾一些东西。那现在很多大陆的观众,包括全亚洲的观众,都很关注的一个问题就是,您的“民族之旅”结束了以后,您带给台湾民众的,到底是一些什么东西呢?

  郁:你说给台湾民众带回去。比如说台生学费的对等,跟大陆一样了,一致了,这就是带回去的讯息啊。包括我们对于渔权的,渔民的权益问题,我相信在大陆方面,领导人说的非常清楚——钓鱼台是属于我们固有的疆域,这个立场表达的非常清楚。很多的,不论从政治性,

  或者从经济性,或者从文教性的答案非常明确。陈水扁最近说了,只要他在位,他不承认大陆学历。他承认不承认有什么关系啊,世界各国都承认了。

  记:在您七月份的“民族之旅”的过程中,您和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先生进行了会晤,而且双方达成了十点意见。这十点意见大家非常关注的是,它的落实情况到底怎么样呢?

  郁:我想9月1日开始,台湾的学生在这里念书啊,要比港澳学生优待一点了,对不对?跟大陆学生同样的收费,这些对待都一样。那么其他,在包括签证的部分,从一年、三年、到五年,同时可以配合跟居留的关系。所以通通都在改进当中。你真正说农业,水果卖到大陆来,这些不是单方面的,是双方面。单方面任何人要阻止,你也阻止不了。

  记:其实在访问大陆以后,包括这之前,您一直在两岸的交流中做了很多工作,包括这次你到厦门来参加投资贸易洽谈会。我们想请教您的是,您觉得两岸经济的交流越来越热络,对推动两岸关系朝更好的方向发展会起到什么作用?

  郁:因为现在基本上是一个经贸的社会,经贸的这种互动越来越频繁越来越密切的话,它对两岸之间和平的发展是会定型的。假设两岸没有经贸的来往这些,那擦枪走火随时都可能发生任何情况的。

  记:您的大陆之旅定调是“民族之旅”,刚好今年是抗日胜利60周年的这样一个纪念日,我们发现大陆许多城市都在举办各种各样的庆祝活动,可是在台湾我们几乎看不到庆祝活动。

  而且您刚才也提到了,在对抗日胜利的这个词语上呢,台湾当局说的是“终战”,您觉得当局是出于一种什么样的心态呢?

  郁:心态,不认为自己是中国人了。世界各地都说是抗战胜利60周年,反法西斯战争60周年,只有台湾说“终战”,跟日本一样,而且日本的“终战”也是日本右翼的说法。

  记:其实在台湾岛内这几个月,应该说有非常多的事件发生,特别一个值得大家关注的是,国民党的新科主马英九先生上任了。在他上任后不久,您就把党内新党三位非常重量级的委员——雷倩小姐,赖世葆先生,还有另外一位先生,送回国民党。您像嫁女儿一样把他们嫁到国民党去,这个举动可以说在两岸的民众中间产生了很大的反响。您为什么会这样割爱呢?

  郁:我想以企业来说的话,两个企业要合并,有交叉持股的说法。现在政党之间,大多数基层都希望,将来泛蓝能够整合,能够合并。总要有行动,不是一下子合并,在过程当中,我们变成一个交叉持股(的现象)。吴成典委员还是新党的,可是被国民党“立院”党团聘为副书记长。现在我们三个新党的“立委”回到国民党,去选中央委员。他们选上了被我们聘为新党的顾问,这变成交叉持股。很多人不了解,但是这是新的企业作为运用到政党政治上去。譬如说这三位不是他们要(到国民党去),而是我指派他们去参选国民党的中央委员,然后希望赋予(他们)任务。任务是什么?来推动国新的合并。

  记:我们通过新闻报道了解到一点——9月7号的下午3点钟,马英九先生和宋楚瑜先生要会面,您对他们的会面有什么样的期待呢?

  郁:我没有看到报纸,所以我不愿意做评论。

  记:那您觉得泛蓝整合是什么样的呢?

  郁:我认为是有两个层面,一个叫基层,一个叫高层。或许在高层还有一些人不愿意,在我看来根本不要在意;基层的要紧,基层的假如都期望泛蓝整合,来带动整个泛蓝的气势。那2008只要我们促成基层的整合,那高层怎么整合都不用在意。

  记:新党在华人世界里,大家都知道有一个说法,就是,一颗高高挂在天空的北极星。那泛蓝整合,特别是您送出三个大将以后,泛蓝实现整合以后,这颗高高的北极星应该挂在哪里?

  郁:台湾有几个层次,一个是政党,一个是政团,一个是派系。不论哪种形态,它的监督功能都是可以继续发挥的。监督的功能,当时我们在国民党里面叫“新国民党连线”,简称“新连线”,当时我们就是做监督的。后来我们监督以后发现,当时国民党负责人李登辉不是走这个方向的,他已经不是要去监督了,他根本跟我们背道而驰,所以我们懒得去监督他,所以“新连线”才会变成新党。新党我一直说我们是小党,很多人说你不用客气,这不是客气。我们从来从组党就是要做一个监督的政党,做一个精英政党,我们从来没有想去过半数 要“执政”,这些都没有。所以一个精英政党去保持监督的功能,我相信这个目的达到,这个政党的功能能够达到,它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记:对泛蓝阵营来说,一件非常大的事情就是国民党终于完成了世代交替。马英九先生在上任以后也说,如果2008顺利完成政党轮替的话,国民党将在两年内实现“三通”。那不知道您对这样的主张怎么看呢?

相关推荐:

栏目分类

主页

Copyright © 2002-2011 主页 版权所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