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历史问答 > 正文

姚念慈:历史要关注真正的核心问题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采集侠 时间:2018-06-06 标签:康熙 清朝政治

[摘要]要想揭示清代政治的本质特征及其特定形式的隐秘,研究者首先必须有一种批判精神,并以解决问题为目的来进行研究,否则无法突破以往的框架。

我自1989年追随恩师王锺翰先生改习清史、满族史,二十余年来,除2008年集结为一本《清初政治史探微》之外,剩余的成果就是这本论文集,合起来也只80万字左右,即使脸皮再厚,也难以自我解嘲。

我的兴趣在政治史。政治史在传统史学中被认为是“脊梁”。在中国古代专制王朝,政治主宰着一切社会领域,清代尤其如此。清代前期政治史的研究看起来几题无剩义,稍稍阅览,即知差不多都陷入一种“盛世”模式,改头换面地重复清代官修史书。要想揭示清代政治的本质特征及其特定形式的隐秘,研究者首先必须有一种批判精神,并以解决问题为目的来进行研究,否则无法突破以往的框架。虽说问题意识是研究的前提,但也不是说有了问题意识就一定能成功。历史研究很像案件审断,不止需要怀疑批判的眼光,更有待于证据,而证据的获得在很大程度上有赖于机缘。清代史料看似浩如烟海,真实可靠的记录却很有限,辨析之功至为繁重。随意找一条史料都有可能引起疑问,一旦追寻下去,原来的线索又往往湮没在不相干的新的疑问之中,结果是汇聚了一大堆零散的疑问,仍难以完整地构成问题。

姚念慈:历史要关注真正的核心问题

康熙读书图(图源网络)

问题有真问题和假问题之分。刻意标新立异的那些类似“画鬼”的问题,我不敢置论。真问题亦有具体问题和核心问题之分。只有关切政治核心问题,个案研究结论才能逐层提升,获得透彻的说明。孔飞力先生的《叫魂》一书就具有典范意义。而我所谓的政治核心问题,是指统治者一切举措的基本指导思想所指向的目的何在。不言而喻,要研究这类真正的核心问题,思维方式就不能停留在具体的考证上,而必须作相应的转换:每一个具体问题都应围绕核心问题展开,即“身处草野,心存魏阙”;当具体结论有了一定积累,并发现有贯穿始终的线索之后,接下来就进到类似于“神游”的建构阶段;而且必须自感在思想上达到某种程度上的完满和透彻,才能转化为成果。当然,研究没有绝对的完满透彻,是否如此,取决于研究者的自我约束。由于问题的性质所决定,这种结果很可能仍带有推论性,不能如具体考证那样有望定谳,而需要随时等待后来者的修正。

我转入摸索康熙朝近十年,不自量力,试图从各个方面逼近康熙朝的政治核心。积攒的史料加上批注即有数百万字,最后能成型的就是这几篇文章,数量不及十分之一,有些地方尚自觉欠缺。许多辛辛苦苦修筑的“道路”都中途搁浅,未能通达罗马。愚钝如我,只能说,失败或不成功,本身就是探索的一部分,甚至可能是大部分,作为“为己”之学,不必懊恼。

本书的五篇论文先后发表于《燕京学报》和《清史论丛》。我的文章不知裁剪,因此很感激两位主编徐苹芳先生和李世愉先生的宽容,不吝篇幅,使我得以从容表达。徐先生是我的前辈,于我有知遇之恩,我竟未曾拜望过一次,他的故去,令我极其感伤。今特将徐先生当年鼓励我的一信予以发表,以示纪念。锺翰师过世之后,这些文章没能呈送先生审阅,聆听教诲,深为遗憾。

此次结集,无意修补得完善光鲜,只是订正了史料引用中的一些错误,并作了适量的删减,原来一些置于注文的考证不得不割爱。自知浅陋,故无意求序名家以光大眉目,对那些出于情面的虚言褒奖,我亦缺乏心理承受力,两相违心,不如自序。(文/姚念慈)

相关文章:

栏目分类

主页

Copyright © 2002-2011 主页 版权所有

Top